星战和宅男有什么关系?

  80后、90后的小朋友,那时你们还没出生呢!1977年,我有幸在《星球大战》初露面时见证历史,地点是洛杉矶,人潮在戏院外排队,整整绕戏院三圈。我们以参加嘉年华式的心情,硬是排了好几个钟头才买到票。戏院里欢声雷动,从字幕和约翰·威廉姆斯雄伟的交响乐开始就掌声不断,仿佛看马戏般。

  那是好莱坞好久没有的盛况,上世纪60年代的嬉皮与反战,彻底摧毁了好莱坞工厂式的黄金年代。然而《星球大战》以计算机科技营造的速度感,还有立体声音响的现场感,塑造了新的视听观影经验。而卢卡斯向成长年代各种电影类型(西部片、二战空战片、B级科幻片,以及日本武士片)致敬的大汇总,更唤起同龄观众的共鸣。

  《时代周刊》辟了六七页专题介绍这部“划时代”的娱乐片,它定义了新好莱坞学院派导演的文艺复兴,只身拯救了福斯公司濒临破产的危机(股价由6元腾升到25元),此外更开启了衍生商品的巨大商机(甚至超过本片),影响一代又一代的影迷,甚至里根总统的太空防卫计划都以之命名。

  无心插柳将自己学生时期短片改编成《星球大战》长片的卢卡斯,其实重塑了西部片/科幻片对美国的意义。西部片有一部分传统本来就来自亚瑟王、圆桌武士、石中剑、英雄救美的浪漫史诗,上一时代的约翰·福特经营出像《搜索者》般宏大的异文化撞击(白人vs.印第安人)与认同的主题,专为美国开拓西部的奠基历史增添辨证的价值探讨。卢卡斯承接此传统再增添黑泽明《七武士》《暗堡里的三恶人》结团仗义救村民护公主的风味。至于《帝国反击》的弑父/命运情节,几乎直追希腊神话以及莎士比亚的命题。场景搬到了很久很久以前,很远很远的未来,用说童话的口吻,其实激活了美国西部开拓史与好莱坞的神话。

  它当然是后现代影迷的混搭电影,汉·索洛的西部装扮和配枪马靴宛如西部片的任何英雄,千年隼号宇宙飞船仿佛他个人的骏马,卢克·天行者穿得像东方武士,光剑也像石中剑,欧比旺更像亚瑟王的梅林,至于莱娅公主那就是《暗堡里的三恶人》加《搜索者》加《凤宫劫美录》中的格尼维尔。场景不缺西部的沙漠、酒吧,最后死星的空战更绝对是二战空战电影的翻版。

  卢卡斯的借用/致敬也有失手之处。当年片尾莱娅授勋两位英雄的阵仗,与希特勒旗手瑞芬斯塔尔的《意志的胜利》如出一辙,雄伟的列阵宛如希特勒在纽伦堡阅兵的气势。依此论者解析此片的纳粹哲学,非白人者不是贬为怪物、动物(楚巴卡)就成为机器人(R2D2和C3PO)。卢卡斯在三部曲中急急忙忙塞进黑人角色,就怕再被冠上“白人种族优越主义”的帽子。

  作为新好莱坞学院派的“新小子”(New Brats)一员,卢卡斯也被诟病为“幼稚、简单化、没有思想”,比起同侪如柯波拉的《教父》、马丁·斯科塞斯的《出租车司机》、伍迪·艾伦的《安妮·霍尔》,甚至斯皮尔伯格的《大白鲨》,它的深度确实不足。然而谁也不能否认,以影响力而言,《星球大战》比起以上任一部都深远,它是不折不扣的神话。

  说不再拍续集的卢卡斯一再食言而肥,星球大战前传出来,几乎是个反高潮。游戏般计算机捏造的角色,空洞的大战,情感面勉强而稀薄,令所有星迷大失所望。卢卡斯老了,江郎才尽,太执迷于计算机科技了。

  这一次卢卡斯松手,将星球大战和夺宝奇兵系列卖给了迪士尼,导演换成了年轻的J·J·艾布拉姆斯,完全回归首集的浪漫风情,新一代的武士传承,新的空战英雄与仗义同志,纳粹阵仗发给了邪恶帝国和风暴兵,讲的还是冒险犯难,见义勇为。重点是,那些英雄都回来了,暌违已久,白发皱纹,观众却像碰见老友,那么欣喜地重温旧梦。你看美剧《生活大爆炸》最新一集,那几个科学宅男仪式性地去看《星球大战7:原力觉醒》,比拟为谢耳朵的初夜,事毕后都露出满足的笑容。(焦雄屏)

 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闻、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未经协议授权,不得使用或转载

未经允许请勿转载:宅男网 » 星战和宅男有什么关系?

分享到: +More

评论 沙了个发

换个身份

取消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