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辉夜姬物语》又一部动画电影的里程碑把宫崎骏都比下去了!

  《辉夜姬物语》是吉卜力工作室高田勋在沉寂了十多年之后推出的一部力作。由于制作延期的原因,让它避开了与宫崎骏的《起风了》同期推出,甚至还促成了高田勋和久石让继《风之谷》之后的再次合作。

  不禁让人觉得一部作品有时候和一个人的命运一样,福兮祸兮,不到最后真不能知晓。

  《辉夜姬物语》取材于日本民间传说《竹取物语》。一对住在山林小村庄靠砍竹编竹为生的老夫妇,偶然在竹间发现了一个巴掌大的小公主,带回家去,小公主变成一个普通婴儿。婴儿慢慢长大,取名竹子,给老夫妇带来诸多慰藉。

  山间的生活虽然贫瘠但是烂漫多姿。竹子和小伙伴们每天在山里抓鸟戏水,偶尔还去偷个瓜,逗弄一下小野兽,虽然粗布荆钗,日子过得相当的美好。

  有天,老翁砍竹子的时候发现了很多金子,还有美丽衣裳。老夫妇一合计,觉得这是天上的神在和他们说话,竹子天生要成为高贵的公主。于是,收拾行囊,带着竹子,举家搬到京城。

  一家人搬进大房子,请了佣人,给竹子请了专门的老师学习所有关于公主的礼仪和才艺。孩子气的小公主并不适应,特别是对于染黑牙齿和拔掉眉毛(参考艺妓妆)尤其抗拒。

  跌跌撞撞的跑回以往住的山林,发现小伙伴都不在了。慢慢接受成长这件事,小公主开始静下心来学习。

  优异的才艺表现和美丽容貌让她获得了“辉耀公主”的称号。也带来京城一些适龄贵公子的求婚。然而,易得无价宝,难得有心人。来的人中,有弄虚作假的,有只说大话的,有轻浮浪荡的,有莽撞冒失的。小公主没有找到意中人。

  最后御帝也被惊动,一见倾心之下,要纳小公主为妃。小公主更不高兴,每每在月下弹琴。

  大概,有明亮月光的夜晚的确可以聚集天下至阴之气,小公主慢慢记起,她原本就是从月宫下凡而来,现在月宫的人也发现了她,要带她回去。

  是个悲剧吗?未必,街上所有的小孩子都会唱小公主经常哼着的关于“青草树木和花”美好童谣。小公主被接回月宫的时候对人间风尘恋恋不舍。毕竟,爱和自由无论对神仙还是凡人永远都有无尽吸引力,所以,爱过和自由过也永远是值得被歌颂的主题。

  动画中对于乡间景色情趣的描绘不遗余力。就好像都市的人永远都觉得乡间是一个万物自由万物生长的桃花源。小公主不适应古板才艺学习的时候会逃到乡间;小公主在看过了一众贵公子的表演后,也想回到乡间;甚至,在得知月宫即将来人时,也是亦真亦幻回到乡间,找到儿时小伙伴,希望就此逃离一切。

  只是成年人的世界没有“容易”二字。谁不是在绝境里多走几步,谁不是碰壁之后继续向前?

  影片的淡墨水彩的清雅画风,让整个故事带着仿佛不着尘埃的飘渺,又仿佛隔着竹帘看着一个故事,一段心事,感觉就在前面,但又拢不住抓不着,只能任其流淌着,消逝着。

  漫天的樱花纷纷,林间的两小无猜,还有逃课搞怪时的欢乐灵动描绘的是最真实的,所以那成为了小公主和我们观众心间永远找不到回不去的白月光。

  久石让的配乐在故事的每段转乘起合都采用日式小调。琅琅上口的童谣,铮铮清冷的古琴,仿佛像是风筝的引线,牵扯着提点着,让以写意为主的画面,一如化开了的,已经不显山露水的暗墨或者朱砂,一层一层渗透进观众情绪里。

  有人说,这个世界对女人远远不够好。即使在动画的世界里,前有《火要镇》焚心以火的小家碧玉小若,后有《辉夜姬物语》中贵为公主的辉夜姬。每个女孩的成长都是一部史诗,每个女人的选择都是一件需要伤筋动骨的奢侈的事情。

  当然,在这两个故事发生的情境,不会有人对着她们说类似“万箭穿心,习惯就好”或者“别低头,王冠会掉”的豪言壮语。所以,他们更像现实生活中的你我,独自行走穿越在人生的至暗时刻。

未经允许请勿转载:宅男网 » 《辉夜姬物语》又一部动画电影的里程碑把宫崎骏都比下去了!

分享到: +More

评论 沙了个发

换个身份

取消评论